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产业园区 > 创业中心

“国八条”力挺众创空间 草根创业时代来临

时间:2015-08-08 15:14:56  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  作者:

对于草根的创业者来说,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候了。3月11日,在国务院办公厅的一纸文件中,中央为扶持大众创业送上大红包,提出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八个重点任务(下称“国八条”)。

“国八条”中,“众创空间”的概念再次被提到。文件要求,加快构建众创空间。到2020年,形成一批有效满足大众创新创业需求、具有较强专业化服务能力的众创空间等新型创业服务平台。此外,培育天使投资人和创业投资机构、开展互联网股权众筹融资试点等字眼也出现在文件中,意图全方位推进大众创业。

这是一盘很大的棋。而下棋人的目的,“国八条”中有一句话可以窥见:孵化培育一大批创新型小微企业,并从中成长出能够引领未来经济发展的骨干企业,形成新的产业业态和经济增长点。

高层造词:众创空间

中央文件第一次出现“众创空间”是在2015年1月份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,支持发展“众创空间”的政策措施,为创业创新搭建新平台。2月,科技部发文指出,以构建“众创空间”为载体,有效整合资源,集成落实政策,打造新常态下经济发展新引擎。

《第一财经日报》从接近政策层的权威人士处获悉,“众创空间”是科技部在调研北京、深圳等地的创客空间、孵化器基地基础上,总结各地为创业者服务的经验,提炼出来的一个新词,已经酝酿了一段时间。

“国八条”中提到,总结推广创客空间、创业咖啡、创新工场等新型孵化模式,构建一批低成本、便利化、全要素、开放式的众创空间。发挥政策集成和协同效应,实现创新与创业相结合、线上与线下相结合、孵化与投资相结合,为广大创新创业者提供良好的工作空间、网络空间、社交空间和资源共享空间。

显然,“众创空间”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物理概念,也不能等同于现有的创客空间。

“和传统的孵化器相比,众创空间更多的是一种创业文化、氛围、环境和社区的概念,注重的是综合服务能力,另外还应包括创业的法治、文化、市场环境以及社会生活的服务。”北京中关村管委会副主任宣鸿对本报记者解读。

北京的中关村创业街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看作是“众创空间”,在这里聚集了车库咖啡、天使汇、36氪等众多从不同角度为创业者服务的平台。

宣鸿认为“众创空间”的范畴还可以更大。他透露,中关村创业街正在规划建咨询室,请一些律师、会计师、专利服务机构来面向大众创业进行服务。

风口上的创业服务

和“众创空间”一起火起来的词还有“创客”,因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一次到访,他们迅速蹿红,更被写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。

创客,来源于英文单词Maker,意指将与众不同的想法变成实物的人。在国内,他们多活动于创客空间。2015年1月,李克强来到深圳柴火创客空间,参观创客们的创意产品,一句“我再为你们添把柴”让小众化的创客空间走入大众视野。

更多的创业者正在兴致勃勃地加入为创业服务的大军,包括万科原副总裁毛大庆。从万科离职后,他的创业方向也是创客空间,“很多人都希望掌握自己的命运,我粗略估算有十来万人,只要有一小部分流入到创客空间,这里面有几个未来可以上市,这个事情就不得了。”

这的确有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。2010年创客空间进入中国,目前,国内比较活跃的创客空间并不多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、南京、成都各有一家,各有侧重。北京创客空间创始人王盛林对本报记者表示,空间主要为创业者和兴趣者提供场地、设备和创业指导,投资对接和供应链生产的支持,更关键的是在这里进行跨领域和跨产业的碰撞,目前已经有12个项目获得了融资。在引入新的投资人后,该空间计划在年底前扩展到8个城市,同时搭建基于时尚、机器人、美食等不同领域的创客空间。

为创业公司服务,正在和大众创业一起站在风口。数据显示,全国现在有科技企业孵化器超过1600家,大学科技园115家,在孵的企业8万多家,就业人数170多万。

但是,这些创业孵化器仍多以零散的状态出现,聚集资源的能力并不强。“众创空间”概念的提出,将推动孵化器升级。天使汇CEO兰宁羽对本报记者表示,与硅谷的创业孵化器相比,创业文化、竞争体系、投资人数量、创业信用等都是国内的创业服务需要解决的问题。天使汇正在以O2O的方式为创业者提供创业指导、融资等服务。

以硅谷顶级创业孵化器YC为例,拥有独有的创业项目选拔方式和培训机制。比如,为创业者安排短期而高强度的编程训练,给每个团队固定的小额种子基金并要求一定股权占比,定期邀请专业人士举办讲座和具体问题指导,并采取一年冬夏两次批量投资的方式大规模生产创业公司。

草根创业“黄金”时代

过往,人们对创业者的关注多集中在精英阶层,特别是一些从大企业离职的高管或者某个行业里的知名人士。但是现在,这一格局正在被打破,在高层的推动下,草根阶层的创业将会得到更多的重视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共青团中央常委倪邦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到,创业需要环境,需要大家聚集起来分享创业经验,探讨创业模式,所以一定要汇集各种资源,把政策、资金、人才、技术叠加在一起,这样才能为创业提供更好的环境。

全国政协、共青团中央于今年1月对浙江等省市的青年创业进行了调研。调研的结果显示,青年创业最容易遇到的问题包括:一是融资难,二是创业团队缺少经验,三是跟市场的对接问题,四是场地等问题。

对于捉襟见肘的创业团队来说,办公场地可能是一个最现实的问题。“国八条”中明确提到,有条件的地方政府可对众创空间等新型孵化机构的房租、宽带接入费用和用于创业服务的公共软件、开发工具给予适当的财政补贴,鼓励众创空间为创业者提供免费高带宽互联网接入服务。

此前,多数地方的科技经费并不会用于房租、宽带等方面。众创空间被中央层面屡屡提及的背后,是精英创业正在走向大众创业。

宣鸿对记者表示,众创空间的提出就是为推动大众创业。对于中关村来说,以前更倾向于科技类创业项目和精英创业阶层,以后会更加重视草根创业和大学生创业。

“大众创业不能变成一个运动,不能孵化基地遍地开花,关键是政策环境要到位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新东方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。俞敏洪现在是一家天使投资机构的创始人,他提到,天使基金也需要政策的扶持,比如天使基金能不能少交税,这样大家会更有动力去投项目。

推荐资讯
河北慧聪2017半年度总结计划会
河北慧聪2017半年度总
"青年之声"众筹行动走进邢台大贤村捐赠款物
"青年之声"众筹行动
第九届正博会开幕 河北慧聪设电商展位
第九届正博会开幕 河
河北慧聪和河北商品交易中心参加“建设美丽正定”植树护绿行动
河北慧聪和河北商品交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